【锤基】始于马背上的戏码 5

配对:Thorki

分级:NC-17

警告:后期有明显的兽x人性行为描写,不适者请退避

5

『我希望你们不介意我的加入。』

任何句子从邪神的嘴里蹦出来都有股阴森森的味儿,四勇士们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地见Sif答应下来。女武神架着手朝Loki斜着眼睛『为何还不快给你的马戴上马具。』Thor几乎为这句话蹦起来,他从未像此刻这般对一位女士,还是对一位平日和他交好的女士心生敌意。

Thor紧紧地盯着Loki,想从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里看出点出路。他的弟弟真的下决心要助纣为虐了吗。

Loki伏身环住Thor的脖颈,冰冷的手指插进他温暖的鬃毛里,有一瞬间Thor觉得他要放过自己了『Thor,别那么固执』Loki的声音低低的听起来像是在恳求,Thor克制自己不去看他的眼睛免得立马投降,Loki是条美丽的毒蛇,这点Thor再清楚不过,有多少次Loki的毒液把他的心泡软,而他仍用自己的血和肉滋养他的弟弟,使那些恶意歹毒甘肥。

『你不会希望看见我在Sif面前出丑,就算是为了我。』Loki凑在Thor的耳边,用他的蛇信舔舐雷神摇摇欲坠的决心『为了我,哥哥。』这不能怪他,Thor垂下他的头,他都要为自己羞耻了,他屈服了,对Loki他屈服多少次都不算多。Loki站起来接过马夫手中的马嚼子,Thor顺从地张开嘴好让他的兄弟把那恶心的刑具箍上来,他仍然记得Loki离开他耳边时的最后一句话,那像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

『总有一个人要在你身上使缰绳,我希望那个人是我,Thor。』

―――――――――――――――――――――――

当Loki翻身上马之后,一切都大不同了。他像驮着一堆羽毛,一堆细腻精致的纤羽,Loki本来就身形瘦削,现在更是轻得过头了。或许只是他把Loki想得太娇弱了,他的兄弟实则厉害得多。Thor注意到Loki修长的双腿夹在他身体的两侧,双手牵着那条连着马嚼的缰绳――他还在努力适应嘴里那股奇特的皮革味儿。

他们出发了,当Loki收紧腿夹了一下他的马肚子,Thor下意识地冲了出去,他像是劈开了风,灿金的鬃毛飘成一排,一道流光似的窜在所有人之前。他知道Loki不喜欢抢风头,可他爱死了风头。

Loki抓着缰绳,即便他断定Thor不是匹等闲马,这种速度还是吓了他一跳。不过吓得更厉害的当是四勇士,他们又一次目瞪口呆地面面相觑。为了避免他们落得太远,Loki不得不俯下身子要求Thor慢点,那些鬃毛胡乱地扫过他的小臂『别这么兴奋,Thor,你的朋友快看不见了』Thor不甘心地放慢了步子,那种肆意奔跑的感觉实在太美好了,四肢舒展蹬起一路尘土,奔放潇洒带着风让他的血管都要撕裂了。他尽量让Loki坐得舒坦,奔跑时背上的重量变得尤为真实,所以Thor也不敢撒开蹄子乱跑,他记得他的兄弟不常骑马,因而最初的兴奋过后稍一提速就怕颠簸到他。

『Thor,你以后再这么乱跑我就要用缰绳了。』Loki眯着眼警告道,换来Thor一阵抗议似的低哼。

Loki庆幸Thor看不到自己此时的表情,想想现在的情形,他不禁弯起了嘴角,看吧,雷神是他的坐骑,金宫的大王子为他套上了马辔,他亲爱的哥哥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马,所有羞辱Thor的戏码都足够让Loki心情愉悦。

更为美妙的是他们此行的本身。Loki过于敏感的性格或许让他注定情绪多变,意气用事却离他还远着呢。虽说他不相信那班蠢货能对他的计划产生什么建设性的破坏,在这时让Thor和他的小伙伴接触依旧不是个明智的选择。然而他早就知道Sif一行人的狩猎地是何处,亚尔夫海姆,充满精灵的国度同样充满强大的法力,他近期的难题或许都能在哪儿找到答案。正思索着找个借口前去,既然Sif给了他机会,便顺水推舟的接下了。

他又忽的想起众人口中对精灵的赞誉:born for light,不禁自嘲地勾起嘴角,亚尔夫海姆的魔法怕是与他不合。

他们此番前往的狩猎之地不在阿斯加德境内,守门人见到他们并未有任何情绪波动,他洞悉一切,却时常沉默寡言。海姆达尔甚至没有看一眼心怀鬼胎的邪神,他的金剑散发着幽幽寒光,却依旧被他眼中深不可测的光泽覆盖了过去。

『Be careful,loki.』

被光笼罩前,好像有这么句话擦过Loki的耳鬓,Loki晃了下神,转眼间已经站在了全新的土地上。

他们快马加鞭地赶往亚尔夫海姆的南边,那儿覆盖了近三十分之一个星球的密林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精灵们果真名副其实的善良且富有亲和力,一路上遇着的尖耳朵住民都亲切热情,加上四勇士常年穿梭于各色社交场合的经验同讨喜的性格,他们相处得非常不错。反观Loki才像个陌生人,他不参与任何谈话,只在沿途采集了些花花草草――这也被Sif看成女孩子气的小把戏,但Loki可不在乎,他从来都不在乎这种事儿,不然从小到大,他简直没法活。

在几天的赶路下,他们终于逼近了此行的终点站,到达密林边上最后一个小镇时已经是傍晚,没有人愚蠢得想挑这个时间段进去,于是一行人便决定在此歇脚。
Fandral一下马便直冲镇上的酒馆,精灵族以貌美著称,一路上可看得他心神荡漾,好不容易停下来,自然要风流一番。

『Fandral,可留点力气去狩猎,别玩得太过火了!』Volstagg大笑着朝他喊,连胡子都跟着抽搐。

『放心吧,我现在不正是去狩猎吗。』Fandral理了理自己的发和领子,隐入酒馆吱吱作响的木门后。

Loki将Thor安顿好在客栈的马棚里,他禁不住他哥聒噪的骚扰,还是动动手指头施了个魔法给马驱除蚊蝇。他对一切让Thor好过的事都不大乐意,可惜无论他给对方驱多少窝蚊子,雷神依旧把魔法看成并无实用价值的幼稚伎俩。九界第一的魔法师试图说服自己Thor并没有足够高的审美去欣赏魔法,他哥适时地用前蹄踢了踢他的裤脚示意Loki再施个术好叫干草软点。

Loki抿了抿唇,果断地收回了所有法术。

去他的活该变成马被蚊子追着跑。

自从把Thor这个大负担抛在蚊蝇堆后,一切都很顺利,他从客栈老板那儿了解到了森林的基本信息,从精灵族诞生伊始便存在的密林,保持暗无天日的状态持续了整个星球的年龄。怪异的是精灵们只要深入到一定程度就再也无法前进一步,无论走多少路也依旧是在外围绕圈,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地。

每个世纪都有想当冒险主角的年轻精灵,最后除了一把上古的枯叶什么都带不回去,也不乏想碰运气的外来散客,这么多年扳扳指头一算,竟是没有一个完整出来的。亚尔夫海姆关乎此处的传说也是神乎其神,民间流传林中深处藏有有亚尔夫海姆的魔法源,又有族里的长老故作神秘地称其为亚尔夫海姆的另一面,因为与精灵族体内的法力不同源而且拒绝了这个种族的探索。诸多缘由造成了森林至此还是块未开发的原始蛮夷之地,再加上除了森林的叶子黄了一批又一批外也没有什么反常的事再发生――亚尔夫海姆所有的植物都是四季常青的,这儿倒也渐渐无人问津。但相同的,因为无人涉足,其中不乏大量野蛮缺乏驯服的野兽,深处传来的嚎叫长啸常使镇上的孩童难以入眠。对旁人凶险异常的猛兽异禽,在Thor为首的那班家伙眼里大概是一锅接一锅筋道强劲的肉菜,被他们挑在刀上为民众的称颂提供些新内容。

谢过热心的老板,Loki细细琢磨了下手中的信息,随着距离的拉近,他对远处密林的感应越发强烈,那就像是在召唤他一般,细弱的波动如蛇信般撩拨,叫他体内的魔力躁动不安,其中裹夹的危险气息也阴郁得不可忽视。

可眼下Loki的情况是愈发危急,十天半个月前,他的魔力突然大量消失,仿佛体内有莫名的黑洞将之掳走,席卷一空后留下浓重的疲惫感压得人昏昏沉沉。Loki用尽办法也只是将情况略微缓和,魔力源源不断地被输送出他的掌控范围内,而他除了愤恨得咬牙切齿外一筹莫展,这种好事不明不白地栽他头上,想必是有人动了手脚,向来只有邪神阴别人的份,何时轮到他吃这种哑巴亏。

直到亚尔夫海姆跃入他的视线,Loki才隐约有了计策。既然那个黑洞要抢掠他的法力,那么他便来找个无限的魔法源给它吸个够,过于强大且持久的能量传输更容易被感知跟踪,而他已经迫不及待地策划着要如何将背后主导玩弄一番了。

次日启程时天刚蒙蒙亮,远处晕染而来的曦光被森林厚实深郁的阴影阻截,巨大的树冠塔层般压着下来,层层遮蔽连叶隙都严密地封住不让地上有光斑。他们等Fandral从昨夜的酒肉池林中醒过神来,便驱马进入了狩猎之地。

马蹄踏上落叶的声响像碾裂了片玻璃,只消一步,在进入这里的瞬间,Loki就感到了一股坚韧的魔力,笔直地延伸进看不见地深处,像路标一样插进黑暗中,他揣测着终点大概便是他此行所求之物,不禁暗自窃喜。可是为何这股魔力会自动来找他?Loki没有细想,可能是天生体质,他自小对魔力波动敏感异常,能感应到也不足为奇了。

Thor一边走一边瞎哼哼,只有Loki知道他在为昨天的待遇而不满,这种额外的杂音惹得Fandral抬头看向骑在上头Loki,因为Loki的马出奇的高壮,所以邪神现在也高他们一截『我以为你这么喜欢清净的人是不会要这么一匹聒噪的马的,他实在与你的‘优雅’不符啊。』

『我也以为我这样的人是不会有一个那么聒噪的兄长的,』Loki面无表情地回答到『你知道的,Thor与我的优雅严重冲突。他和这匹马没什么区别,都一样吵,所以我当忍受Thor一样忍受它。』

在Fandral大笑的同时,Thor不满地喷了两鼻孔热气,作势要扬起它的前蹄好把说他坏话的家伙摔下来,『哦,别生气,只是个玩笑。』Loki及时好言相劝,松开了缰绳去拍Thor的脖子。他才不担心Thor会真的会把他掀下来,对这点Loki还是很有把握的。

『你不应该这么说Thor,他和一匹牲畜可不一样。』Sif皱着眉头看向他,看看那张义正言辞的脸,连Loki都要为她维护Thor的真心鼓起掌来。他感受到胯下的僵硬,Thor现在的脸色必定很精彩,这样倒也觉得Sif也有些可取之处了。

『雷神可不是供你骑的家伙』Sif继续面色不善地补充道『我一直都觉得他不但能忍受你还能持续不断地同你讲话真是值得敬佩。』

Loki听着这些简直难以克制自己不笑出声,雷神不仅是匹牲畜还真的供他骑着,如果不是知道Sif的意图,他真会怀疑女武神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居然能够句句正中要害。这下Thor是永远不会同他的朋友们提起这马子事了,他的谎言将会圆得多么完美!

『原谅我的盲目,看不出我亲爱的兄长和这匹马有什么区别。各种意义上我们之间的忍受都是双向的,即便他现在在中庭,』Loki微笑着耸耸肩作为这段谈话的结束语『那何不快点狩猎完结束这种新的折磨呢。』

他不想再和Sif磨叽下去,天知道Thor到底有哪一点吸引了她,他不关心也不想知道,便夹了夹马肚示意雷神加快速度――

『你总是要奚落整个九界唯一在乎你的人好让自己不那么可怜,想到你现在的处境我真是可怜你,Loki。』

他有一瞬间的僵硬,在这间隙间,Sif已经骑着马往前头跑去。
Fandral干笑了两声也跟了上去。

『知道吗,Thor,你以后要是真的要娶这个女人,我会第一个去安慰你的。』Loki轻声说道。

他们的身影很快隐入黑暗中。

TBC

――――――――――――――
肉在前方,而我已经快身亡:-|

评论 ( 15 )
热度 ( 62 )

© 既见_i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