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始于马背上的戏码 6

配对:Thorki

分级:NC-17

警告:后期有明显的兽x人性行为描写,不适者请退避

6

森林里的光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亮度下调的直接后果是其他感官成倍敏锐。清新的空气和勃发的生机,随着不断的深入,叠加成了压抑的安静。多年沉积的枯叶交叠着年次腐烂,混着死寂的污水搅成一坑坑浆糊。Thor踩上去时浸了一蹄子,溅出来的污秽打在紧随其后的Volstagg的马的胸膛上。

『别这么急,』Loki伏身压着声音说,『你这么大动静是存心要吓跑所有的猎物吗。』他扯了扯缰绳,希望他的兄长不要表现得像个初次狩猎的新手一样,激动地让所有人空手而归,他怎么记得有人说金宫大王子是九界的狩猎好手来着,真是个不长眼的人。

Thor感到嘴角被牵着一勒,辔头迫使他仰头向后,好在他的弟弟手劲不大,他慢下蹄子来,心中暗下决心找个时机一定要Loki把这鬼东西撤下来。

Sif突然抬手示意他们停住,前面就是精灵族设置的标识,他们所能达到的最远之地,跨过那条红线他们就比所有精灵走得深入了。未知的世界瞧起来阴恻恻的,Sif还想谨慎一会儿,琢磨下其中的玄幻,Thor率先载着Loki跨过了那条线,惹得所有人一惊。

『我以为Loki会...更谨慎一点?』Fandral以前觉得Loki不可捉摸,现在是觉得他愈发不可捉摸。

Sif不屑地哼了声『是他的马胆子大,他只会坐在上面攥着缰绳。』

Thor自顾自地跨过红线,Loki其实是没有一点点防备的,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感到先前指引他的魔力强烈了许多,他几乎可以确定这里面藏着一个巨大的魔法源了。邪神勾起一个微笑,在他去找魔法源之前,得想办法甩掉这群碍事的家伙。

他们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森林里昏暗的气氛让人连话都不想说,不时有植物的锯边刮到Thor的身上,还有遍布的蛛网,有支架的地方就有一圈围绕着编织,他已经不知道破坏了多少个。

他恨昆虫,从昨天晚上开始,这种感情在雷神心里越发清晰,简直要冲破他的胸膛了。

在他又不小心踏烂了一张蜘蛛网后,他敏锐地听到一阵窸窸窣窣地声响,什么在20米开外的灌木从里轻微地颤动,Thor警觉地停下来,很明显,其他人也发现了,Sif使了个眼色示意三勇士移动去包围那块地方,她只扫了一眼Loki就移开了目光,她可不指望Loki帮他们狩猎,只希望他不要捣鬼就好,更何况对方不可能会听她的指挥。

明智的选择,Loki冷笑一声,不忘拽着Thor的缰绳免得他太进入雷神平日的角色,一马当先地去干什么蠢事,Thor不满地顺着Loki的指意走到一旁的荫蔽下,他兄弟的作风真是太要命了,他可不喜欢躲在暗处给猎物冷不丁地一刀,不过他承认,Loki干起这种小把戏总是魅力十足。

四勇士的包围圈很快神不知鬼不觉缩小了,不知是谁先踩断了那根要命的树枝,咔嚓一声惊得猎物一蹦而起,巨大的身形显露出来竟是足有一人之高,略长的鼻子让人联想到獾猪一类,丑类的歪张的唇下,一对獠牙沾满土屑垢污,泛黄的口水还黏哒哒地延下一条。这种獾猪即便在九界也是不可多见的大块头,不知道一开始就遇上是不幸还是有幸。
它往后退几步撞到了一片结实的灌木,Sif没有犹豫,在它被困住的空当投出了她的长矛,那几乎是一声撕裂耳膜的惨叫,冲出密不透风的树冠层,震掉了好几片叶子,即便它足够的皮糙肉厚,女武神的一掷也刺伤了它的前腿,更糟的是迅速地激怒了它,以Loki的话来讲,低等生物大多都空有蛮力而不冷静。

它歇斯底里地拱倒了眼前的灌木,却没有选择逃走反而径直冲来,愤怒给它的獠牙都镀上了点光,混着口水油腻腻的恶心,尖端直挺挺地对着四勇士的门面,Fandral一个侧身赏了它几刀,只是让它的攻击之情愈发水涨船高,有非把他们几个全挑下马不可的气势。

『众神在上,它的皮怎么这么厚!』Volstagg又是一斧头砍到它的背上,下一秒獠牙尖就带着历风削掉了他的小臂护甲,『这样下去我的斧头非卷刃不可!』

『后撤――』Sif抵住獾猪攻击地同时大喊『这里灌木太多,去后面那!』果然没有Thor事情就变得艰难了,Sif叹了口气,双手紧握,将长矛重重地扫向猎物的獠牙,矛尖从侧横切――这次终于奏效,半根长牙应声而裂,巨大的冲击力震得Sif虎口发麻,险些从马上摔落。在獾猪嚎叫的间隙,他们狼狈地向后撤去。

『啧,』几乎在看到Sif一众的瞬间,Loki就露出了那种了如指掌的笑容『我真想见识下到底是什么能让阿斯加德的四勇士如此狼狈。』他的马所怀的关心则真心实意地多,Thor有些惊讶,他们之前从未在狩猎中遇到挫折――多半因为战无不胜的雷神那时还在队伍里,它摇摇头甩掉那些掺杂进去的得意,有些烦躁的情绪悄无声息地浸渍去了它的胸膛中。

没有管Loki的揶揄,Fandral回答道『如果你想看的话,马上就可以――』他扭头往后瞧了一眼,眉头皱起来『我们该死的还没甩掉它。』

果不其然,Loki听到那阵很狠的喘气声,像一团带着口臭的暴风雨逼近,然后,然后那头空有蛮力的牲畜就一脚踩进了他事先布好的魔法阵,冷冷的绿光从土地中抽出,编制成的牢笼缩小成紧身的枷锁,挤压得獾猪骨骼吱吱作响,Loki抬起手打算施下最后一击,取它性命,却猛然发现体内的法力已经所剩无几,在不经意间流失的法力竟比之前一个月被窃走的还多!

连指尖都被这认知惊得发白,体内法力的空虚使得深处魔法源的召唤越发真实鲜明,而他现在已经没有能力支撑稍微有点用的法术了,就在Loki震惊的瞬间,他的法力又下降了好几个点,连之前禁锢獾猪的法术都开始摇摇欲坠了,绿光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

『你们连对着囚犯补刀都不会吗,还是被吓傻了?』邪神自然地收起手,转而面不改色地对四勇士说,天知道他现在根本没力量杀了这头牲畜,但他的表情可是相当高傲,气得Sif上去就给那獾猪一个了结。她还没来得及回击几句邪神脸色便骤然一变:脚下的土地开始晃荡,石粒滚动,Thor警觉地支棱起耳朵,向后退了几步。

『还愣着干什么,跑,快跑!』Fandral朝他们吼道,眼前的森林像是地壳都要撬翻过来般剧烈地震动,从林里四面八方冲杀出一群獾猪,吭之吭之喘着粗气,杀过灌木丛的气势让空气都四散开逃,脏黑的皮毛富有视觉冲击力,直直地撞开灌木而来,獠牙明晃晃地叠成数道残影。『分开跑!』Sif也反应过来了,她的脸色难看得跟獾猪差不了多少,天知道这种牲畜死一只还会拖家带口来复仇,女武神一扯马绳飞奔开来。

Thor没有等Loki踹他的肚子,他兴奋得连像一阵闪电,迅猛地从獾猪群的侧翼横劈过去,汹涌的獾猪大军把他们四散分开,其他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不同方向,Thor绕了一个圈,闪躲进那帮被愤怒奴役的牲畜的后方,深色的树荫浸渍进他显眼的鬃毛,他载着Loki,一路直冲进森林的腹地。

血液的兴奋和动物的野性驱使他停不下脚步,越是奔跑血液越是沸腾,青筋在皮肤下突突地跳,他觉得视野都是模糊的,只有一股热气包裹着他,在迅疾的风中刮掉又重新附上来,这种感觉十分糟糕且突兀,好比蒸汽挤压在壶盖底过久,终有一刻顶翻束缚。Thor只有用不断的奔跑来摆脱难言的躁动,而剧烈的运动又使得他愈发燥热。浓厚的绿荫非但没带来半分清凉,他连叶子都嗅出了凶猛的味道。

1Loki拍拍他的脖子让他停下来,他凶狠异常地摆头拒绝了他兄弟的提议,在Loki攥住缰绳迫使他停步时扬起前蹄,险些把对方摔下马去――『Thor!』Loki不明白Thor突然发什么疯,他脸色一变紧紧地环住对方的马脖子。

冰冷的金属臂甲总算唤回了Thor的些许理智,他停下来,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把那阵可怕的狂躁压了下来,视线重新清明,而他感受到Loki的手有多么用力的抱着他的脖子,Thor打了个冷颤,刚刚那股把Loki掀翻下来的冲动充斥他躯壳的感觉太过清晰,他还能回味起那股久驱不散的愉悦,更可怕的是,那股躁动依旧在身体里徘徊,他随时会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去伤害Loki,这个认知让Thor心悸和兴奋。他低下头喷出两抔热气,用前蹄不住地挖着地面以宣泄那些危险的暴力因子。

『众神在上,你在发什么癫。』Loki在他背上发问,Thor听得出来对方有点生气,但他无法给出一个解释,自己是在发什么癫,他也在问自己。那好比月亮被翻了个面,所有隐秘的,甚至不为自己所知的阴暗被牵引出来。

Thor摆了摆头,发现Loki还握着马绳,皮革味比任何时候都要明显的酸苦他的舌根,这又激起了他的一丝奇妙的狂躁,每针毛孔被马辔裹紧了,没有任何热量泌出的出口。Thor于是通过不间断的嘶吼和大幅度的摆头示意他的弟弟把这天杀的刑具给解下来,他在这件事上出乎意料的顽固。毕竟Sif他们都不在,他没有任何屈尊去伪装成马的必要。

『好吧好吧,』Loki最终投降了,他不知道他的兄长要耍小孩子脾气到什么时候,他一边摸索着脱下那个马嚼子,一边嘟囔『我觉得我会后悔给你取下这玩意的。』
久违的自由让Thor几乎又要迎风奔腾一番,他扭头蹭上Loki还伸在他旁边的手,将脸颊的毛在上头蹭乱后,如本能一般无比自然地舔了舔Loki的掌心,一路舔过修长的指节,如同面对一撮青葱的嫩草来尝尝味道。粗糙的马舌刮卷过掌纹时,Loki细微的颤了一下,温润的触感在掌心泅染开,他怔了几秒,直到唾液在皮肤上变得凉凉的才回过神来,嫌弃地在Thor干燥的鬃毛上擦了把手。

Loki抿住嘴唇,这太奇怪了。他看向掌心,在此之前,在Thor还是Thor时,这种事荒谬得够搏恶作剧之神一笑,而现在,他只希望他的兄长没有真的失掉为人的自觉。Loki僵硬地碰了碰Thor的脖子,马舌微妙的触感还在手心挥之不去,『你最好别再发什么疯,我可没有绳子牵你了。』Thor哼哼了两声算是答应。

Loki环顾了下四周,说他们迷路了也没错,还好始终有一股细微的波动穿过繁褥层叠的叶片,拖在他的跟前,眼下和那群蠢货分开也是遂了他的意,他指挥着胯下更大的蠢货向魔法源迈进,心中却隐隐生出点不安。

考虑到见底的法力,Loki很不情愿地承认自己此时跟中庭的蝼蚁无异,况且亚尔夫海姆的森林似乎并不如他所想的那般简单,不然精通魔法的精灵也不会对它敬而远之。

Thor烦躁地甩了甩头,这个动作他在这几个小时内做得越发频繁,他在压抑着什么,一种外力施加给他的负面情绪,而Thor却越来越被它所掌控了。他盯着前面,没有路,但他就是知道往哪走,而他的兄弟也没有发出异议。Loki的腿自然地垂在他的马腹旁,靴侧浅浅地戳着那柔软的绒毛,以他行进的节奏有规律的刮着。他又一次摆摆头,努力让自己的思维回到道上。

Loki尝试着在指尖唤出朵小花,这是他在漫长的时间之前,翻开那本之后被翻得掉页的魔法书时看到的第一个咒语。事实上,只消那么一朵花,他就坠入了另一个奇妙的维度。

此时幽幽的火焰瑟缩着摇曳了几下就熄灭了,他盯着干净的指尖叹了口气,魔法于他是毒牙鳞甲,现在他就像一条被拔去毒牙剥去鳞皮的毒蛇,赤裸着袒露在未知之境,这种感觉令人太不舒服,Loki摸了摸Thor的鬃毛,觉得兄长的坏处境也没让他好受一点。

Thor感受到那些并无温柔的爱抚,下意识加快了步子,他不知道前方是什么,对它是好是坏也毫无头绪。
但他就是反常地期待着。


有雾织起了网,不知名的小虫溺毙在水汽中。

森林越往深雾气越重,灌木丛趋近浓黑的暗色中沾带上水光,被马蹄一脚震脱。Thor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可他只顾扬蹄往前飞奔,甩在身后的丛林愈来愈多,层叠起的晦暗把一切都掩住了,缺乏打理的灌木生得毫无美感,带刺的荆条肆意地延展,穿插在前行的道上。叶片锯齿的边缘给腿上时时带来似有似无的痒感,这几乎把Thor弄疯,好比一只稚兔用它细小初生的绒毛去揉你的心尖,用还软趴趴的粉耳朵一下下顶你的手心,用嫩嫩的小舌头一点点濡湿你的脸侧。

而Thor只想毁灭这小东西。

这种想法几乎是一把火,火烧火燎地在严密的树荫下烧着。血液在冰冷的空气下炽热的沸腾,贴在血管上灼出洞来,一切撕毁的想法像烛台倾倒后的烛焰,浮在血液上一路浸渍进脑子,随着奔跑的颠簸填满每一条沟壑。

Loki发现不对劲时已经没什么可以挽回了,他们站在了森林的中央。

TBC
――――――――――――――
然而故事总是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凝练
下章大概是艰巨的内容:)
生活也好艰巨:(

评论 ( 6 )
热度 ( 66 )

© 既见_ii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