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杀出重围(上)

杀出重围(上)

配对:Thorki

非原著AU

――――――――――――
1

那滴汗在他的头上悬了很久。

他的手背在身后绷得跟高潮的脚背一样,酸又麻。他硬着头皮瞪着锃亮的办公桌面上那几颗成团的灰尘,不知道谁的表秒针走得跟穿了楼下那个销售经理的高跟一样。哒哒哒哒,机关枪一样戳他心口上,他整个世界都在哗哗地漏风。
渗得慌。

『为什么没买到?』阴沉得声线吓得他一抖。

那颗汗恍惚间没抓稳脑门,跌在总裁几万美金的地毯上碎成了好多片。
『Jane说...她今早去约姆海顿官网时已经没有了,』他吞了口口水,『Sif今早去了整个区的买杂志的地方...连高价转售都没有了。』

总裁又什么话都没说。

又有一颗新的汗挂在他脑门上。

2

弯腰轻轻关上总裁的门时,他觉得自己是美国队长是钢铁侠是雷神是...反正是个超级英雄,紧接着他腿一软在总裁门口另一块几万美金的地毯上猛一趔趄。

『别搞得跟Thor谈一次话全身骨头都被抽掉了一样,』Amora翻了个白眼『骨气呢,Darryl。』

门边一群围观的家伙中只有Sif帮手扶了这可怜的小伙子一把『不怪他,我们谁都没想到Fandral那家伙住个院会发生这样的事。』她神色凝重,颧骨显得更立体了。

Jane叹了口气,『谁想到Loki的迷妹势头这么猛,今天早上去看时连附赠明信片都没了...』
Sif一把拉住她,用眼神示意了几下总裁办公室的门。

对哦,Amora在旁边一拍大腿,Thor可能还不知道有明信片这回事。

他们一起面色凝重地进了下楼的电梯,电梯门关上的同时重重地叹出了口混浊的气。

3

全公司都知道的,只要你跟阿斯加德的前台小姐聊上5句以上的天,她就会用一种毫无必要的气音在你的耳边嚼上15分钟舌头,无外乎是阿斯加德的总裁因为没抢到当红男模Loki的专访杂志而要一众高管原地爆炸之类的废话。

当然是废话,整个公司,连门口的黑人保安的黑人兄弟都知道这个公司的总裁Thor Odinson是个虔诚的迷弟。

4

『我觉得这种低级失误的出现暴露出我们这个团队在信息的交接上存在极大漏洞,』Sif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拍,环视了一桌病怏怏的同事,其中只有新来的Darryl在她的目光下虎躯一震,她继续说道『Fandral付主要责任,平时追踪Loki的一举一动还有买周边都在他的事务范围,这次他一被前女友之一揍进医院就出了这么大篓子。』

『还连累我们这个月奖金都‘噗’了,』Amora做了个气泡炸裂的手势,动作夸张得整个大臂向外扩张,带动她更夸张的胸部晃荡『说不定连休假也一起被Thor斩杀了。』

『重点不在这儿,』Jane看起来还理智在线,她两眉间的皮肤紧缩以形成沟壑『今天下班前要是还不搞到一本,』这个停顿让所有人都看向她,

『饭碗难保。』

Darryl抬手抹了把额面上的汗。

5

Darryl前脚刚关上他的门,Thor后脚就从西装内袋里摸出钥匙,熟捻地打开桌柜的第二个抽屉。

厚厚的一打。

他每一套都没有落下过。从Loki刚出道的ELLE到今年Vogue的春夏刊,他翻了很多遍,多到凭厚度和封面触感就能认出是哪一本。

他摸着纸面,宽大的指尖落在那泓漾漾的绿上,向下,来回磨挲下颚的弧线,到喉结,再顺着领子引人遐想的开口一路滑到可见肌肤的最后一寸,目光还要朝里深挖狠探,带着自身难以觉察的专注和滚烫的温度。

每个迷弟都会做的流程。

想到这,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不过他可不只是迷弟而已。

Thor留恋地点点纸上Loki紧闭的、冰冷的嘴唇,再将他的私人藏品叠好放进抽屉里,觉得心头上压着的一大条沉重的哈士奇还是挥之不去,几乎要让人窒息,他只好抬手松了松领带,没有得到任何改善。Fandral应该在帮我买完杂志之后再断腿的 他叹了口气,胡子仿佛没到下午5点就要长出来了。

该如何是好。

他打开电脑开始浏览各色论坛网站,看到全是混蛋们扎堆晒杂志新图,青筋自行在手背上逐个暴起,维持着看一张凸一条的速度,鼠标吱吱呀呀地叫,几乎要被捏散了,Thor压抑下青筋和膨胀的怒意,仿佛把一朵氢弹的蘑菇云浓缩进胸腔,随时会连心肌一起掀开来爆炸。他只好怒目圆睁地点了右键然后咬牙切齿地补上一句:求原图。

惨得他那个啊,撸起西装袖子就要――再放回去。

Thor觉得每逛一次这种天杀的网站,那些毫不掩饰对他的Loki的觊觎之情的家伙,都能让他回到几年前那个阶段:分分钟会冲过去跟Loki吵一架,阻止他的心肝弟弟――虽然并非亲生――去做那个什么该死的模特。

那段日子简直把Thor粗糙的心给煎得焦黑,他大条的神经在关乎他弟的领域细得跟兔子嘴边的绒毛有得一比。他没法不介意那些人的目光像舌头一样游走在Loki身上,还时刻淌着口水。更为可怕的是,Thor发现,当他看着那些展现他弟美好线条的露骨图片时,他几乎变成了随见随硬。属于他的那少得可怜的抑制力自那之后真的彻底见鬼去了。

他定时买有Loki出现的杂志、在许多他记不住名的时装发布会上奔波、经常刷刷论坛、开了个收图的相册还用硬盘备份...他最羡慕的是那些晒偶遇的迷妹们,Thor看着没有后期的照片上Loki笑得一箭穿心,几乎酸得跟人家妹子撕起来。他也是想偶遇过的,只不过Loki见他跑得比兔子快个两倍速,他连衣角都没瞧全人家就一溜烟走了。

唉,Thor撇下嘴角点点鼠标收了对方的图,但一个爱心和留言都没给人家。

他干了一个迷弟会干的所有事,即便他事实上是个哥哥。

管他呢,跟所有认识Thor Odinson的人设想的丝毫不差,即便Loki选择去超市收银,阿斯加德的总裁都会是他的迷弟,终身制的那种。

Thor惆怅地点开了第二家周边交易网站。

6

在他们几乎就快成功了的时候,那份刚挂出来的“Loki今年所有刊(包括东季刊)+10张春夏精选明信片+1枚Loki徽章【捆一口价】”被一个半路杀出的号闪电般地买走了。

『操!』Amora大骂出声,狠蹬了一脚桌腿,功败垂成,她眼睁睁地看着到手边的奖金和休假碎成了Fandral的小腿骨――在某位英勇的前女友手下粉碎的那段。

她要杀到医院去把Fandral的大腿小腿骨没碎的都敲碎――最好是掬成一捧都会从指缝下漏的那种。

Jane没拦她,她惆怅地叫了部去医院的Uber。

天阴沉沉的,要下雨了。

7

Loki今天气运不顺,刚结束的拍摄工作虽然一如既往的顺利,回程的路上却感受到了他熟悉万分的镜头,去他的狗仔,他皱了皱眉,打算在星巴克里再躲一会儿。
他端着咖啡偏过头去时注意到一双倏得亮起来的眼睛,哦,跟瞬间通电一样,小姑娘走过来结结巴巴地要合影时眼泪和口水都快一齐滴在星巴克的木地板上汇成幸福的海洋了。

那种眼神奇妙地唤起了他一些模糊的记忆,他拒绝去细究,让浮进他脑海的画面水雾一样地飘忽走。

回到家时他打开灯迎来一个空荡荡的拥抱,房间整洁空旷得跟停尸房没什么两样。于是Loki的心情跟股市一样,转眼俯冲。

他差不多就是具尸体了。

他坐进沙发里,灯也懒得开,空气环在他身边一动也不动。

他以前不懂为什么Odin不让他触碰阿斯加德的核心业务,后来多吵几架还让对方不小心吐真言,养子的身份一时间砸得他眼眶发红。后来到好,索信搬出去,自己要脸有脸要腿有腿,出去做什么不好谁稀罕他家公司。

在所有可恨的中最为难以忍受的是Thor在他执意搬出去时吼了他,在他决心去做模特时又不明不白地吵了一架。

他以前像个尸体,停在太平间没人看望,现在像个标本,时不时有人来观察记录,但没人隔着那层膜碰到他。

他们一家子的男人都是狗屎,他这样想,有由来地特别生气。

Loki洗完澡出来时,手机震得像个棒子。他擦着头发歪着头用一边肩膀夹住手机,水汽蹭在屏幕上也懒得理会。

『小公主,晚上有时间不?』Amora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Loki冷笑了几声『没空。』

『...』Amora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空虚寂寞的夜生活,你能有什么安排。』

『如果你今晚的安排是看着Thor的照片来一发,』Amora在Loki回敬她之前补了一句『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Loki浑身一僵,紧绷的肌肉几乎撑不住腰上的浴巾。
隔着屏幕也能想到Loki那副扭曲的表情,Amora故作矜持地轻笑了两声。

妈的,Loki现在觉得Thor的助理也是狗屎。

8
挂掉电话,Amora一副奖金到手休假我有的表情。
『我觉得你夹在这俩个男人中间也不容易。』
Jane在旁边不禁感叹了一句。

她们一行人正从医院神清气爽地走出,每个人都跟被雷神电过的钢铁侠一样,电量400%。Fandral破碎的腿骨让一切都有了安慰,她们蹬着高跟鞋哒哒哒地碾过医院的满身消毒水味的台阶,Darryl跟在后头,脑袋还被Fandral的惨叫轰得嗡嗡作响。

『别,你太高看我了,』Amora摇着头嘟囔,『他们之间什么都夹不进去,连避孕套,超薄的那种都不行。』

这换来了三个女人一致地沉默,而不明所以的Darryl被突如其来的安静吓得心尖一颤 。他今天受的惊吓太多了,还看不到到头。

只有Sif不甘心地叹了口气,随后一种自我厌恶的表情出现在她冷峻的脸上。

『你没必要这样觉得,Sif』Amora耸了耸肩,金色的长发在她肩上微微地翻滚『我们都犯过这种愚蠢的错误,但是――』她加重了咬字,『永远都不会再有了。』

『对,去他的Thor,跟他弟见鬼去吧。』Jane露出了一个微笑。

视线边缘的鸽灰色云层颤巍巍地挪动着,好像一肚子坏水沉甸甸地拖坠着肚皮,要吐点出来给人间灌肠。

TBC

――――――――――
翻出几个月前写的小短篇,只写了这么点,看我有时间就把它写完XD

评论 ( 33 )
热度 ( 118 )

© zombitles_iii | Powered by LOFTER